《心居》原著:俞施源顾清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在《心居》电视剧中,顾清俞和施源的婚姻看得让人憋气。

两人是初恋情人,但20年的分离让他们差距巨大。顾清俞是一单能赚800万的外企高官,施源是欠了财务公司120万的小导游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结婚后,为了维护施源的自尊心,顾清俞偷偷把婆婆的医药费付了,还托人买下施源家的钢琴。为了让施源事业有所发展,顾清俞不惜让他去了竞争对手的公司上班。

可对此,施源不仅不领情,还觉得顾清俞伤了自己的自尊,两人分居了几个月。后来,为了靠自己的能力还清贷款,施源利用顾清俞拿到了大项目,却导致顾清俞丢了工作。

很多人不明白,顾清俞明明有钱有颜还有能力,为什么偏要嫁给空有一身傲骨的施源?事实上,在原著中,施源不仅有一身傲骨,还有很多恶习,他曾吸过毒,婚前还让莉莉怀孕。

可即便如此,顾清俞还是不愿放手,两人离婚后还有过一夜荒唐:

缠绵过后,Sindy打电话告诉顾清俞,施源为了进公司,不仅伪造了耶鲁的学历,甚至还和大老板暧昧不清,简直是男女通吃,并以此拿到了很高的年薪。

顾清俞彻底失望了,她一边喝酒一边骂道:“垃圾,做得出,本就是收钱假结婚的模子···”

初看原著,我以为顾清俞硬要嫁给施源,是因为初恋情深。但当我再三看了原著,才发现顾清俞其实早就爱上了展翔,她硬要嫁给施源的真相,只有闺蜜李安妮看透。而两人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彻底撕开了这段婚姻的虚妄面具。

1、顾清俞早已爱上展翔,却两次拒绝他的求婚

展翔视顾清俞为女神,为追到女神,他搬到了顾清俞隔壁,每天早上目送女神上班。顾清俞有任何困难,展翔都会第一时间、不计代价地帮助她。电视剧中,我们只看到展翔对顾清俞的一片痴心。

但实际上,顾清俞也早已爱上了展翔。

原著中,顾清俞在闺蜜李安妮的婚礼上接到了捧花。日有所思夜有所梦,那天,顾清俞就梦到和展翔结婚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女人是感性动物,展翔十年如一日的付出,感动了顾清俞。原著中,顾清俞有这样一段内心独白:

忘了从几时起,她竟变得与展翔无话不谈。万紫园三期与四期间的那条小径,路旁种了枇杷树和桂树,一到秋天就扑鼻桂花香,满眼金黄。两人来来回回,不知走了多少趟。各种揶揄,半真半假的嘴仗。你来我往。

展翔16岁那年拿着打工赚的钱开始买房,3年就赚了父亲一辈子的钱,如今只要靠收租就能躺赚。

不管是经济条件,还是感情基础,顾清俞和展翔都是匹配的。可在原著中,顾清俞却前后两次拒绝了展翔的求婚。

第一次,顾清俞要买房子,却因为单身没有资格,想找个人假结婚。展翔自告奋勇道:

“别花心思找人结婚了,我这现成的人,还不收中介费。”

顾清俞回过去:“你名下那么多房子,还是限购。”展翔说:“只要你答应,我明天就全部卖掉,一套不剩。”

第二次,顾清俞和施源离婚后,展翔再次求婚:

“只要你嫁我,我立马把房子都卖了,再以你顾清俞的名义开几十家养老院,我还要去山区建希望小学,名字都想好了,就叫‘清俞小学’。”

爱情是虚幻的,婚姻却是实际的。

经济学家把婚姻比作夫妻俩共同开公司,实际上是一场价值交换。婚姻中,夫妻双方都要提供自己的价值,这里的价值包括情绪价值、经济价值、精神价值等等。此外,这场交换能够顺利推进的前提是,两人提供的价值都是对方需要的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把人的需求分为五个层次,由低到高的排序为:生理需求、安全需求、情感和归属需求、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。

当低层次的需求得到满足后,人们就会追求更高层次的需求。此时的顾清俞,早已脱离了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,处在情感和归属需求中,她念念不忘的是那个会弹钢琴会说英文的施源。

展翔两次的求婚,第一次说可以为了顾清俞卖房,强调的是可以提供生理和安全需求,可顾清俞并不缺这些。第二次又强调可以为顾清俞开养老院,建小学,让她受世人尊敬,这是提供尊重需求,很显然,这也不是顾清俞需要的。

因此,这两次求婚都以失败告终。

现实婚姻中,如果你常常觉得很憋屈,明明为对方付出了那么多,却得不到丝毫的感激和回馈。有必要停下来想一想,你付出的究竟是不是对方需求的?

2、顾清俞不爱施源,却硬要嫁他

顾清俞和施源是小学同学,也是邻居。在顾清俞眼中,施源家教好、鹤立鸡群、长相气质,待人接物,说不出的妥帖。像野草丛中的一束兰花。

即便两人已经分别了20年,顾清俞也一直没忘记他,甚至找男友都是按照施源的标准来找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或许是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。20年后,在一个完全意外的情况下,两人重逢了。

顾清俞为了买房,找人假结婚,中介介绍的对象就是施源。此时的施源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“家境好又优秀”的少年,他成了没房没车还欠着一屁股债的中年男人。

原来,高考那年,施源误服了母亲的安眠药,考试发挥失常,只考了一个中专,毕业后当了导游。

后来,为了凑够买房的首付,施源把钱全都投入了股市,不仅把本金亏了,还欠了财务公司120万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为了还债,施源除了做导游外,还兼着几份兼职,和别人假结婚赚钱佣金就是其中一份。

其实,初次见面,顾清俞就知道施源已经不是原来那个施源了,她很愤怒,当面讥讽道:“这个世道看不懂啊。上海户口,无房单身,这八个字也成了生意经。”

但顾清俞依旧抱着幻想,她注意到施源虽然有点秃顶,但身材没走样,走路也不佝偻,吃西餐的姿势也很标准。此外,施源的指甲和袖口,非常干净,不用纸巾,随身带手帕。

一个可以为了钱假结婚的男人,处境可想而知。可顾清俞偏偏靠着这些“细节”再次拼凑出理想中的施源,她对闺蜜说“或许,他只是跑错桌子了。”

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,顾清俞偷偷跑去施源家附近,可即便看到施源确实生活得很落魄,甚至还和卖水产的女人莉莉暧昧不清,她还是不死心。两人一起去吃了饭,席间,他们有一搭没一搭着聊着天,很无聊也很敷衍。

回家路上,顾清俞想起了少年时期的施源,那时母亲刚刚去世,施源小心翼翼、不动声色地呵护着自己的脆弱和自尊,她的心瞬间软了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父亲顾士宏是个老好人,弟弟顾磊又是那样的懦弱,顾清俞表面上精明强干,内心却是柔软的。这些年,每当她脆弱无依时,只要想一想施源,便又充满了力量。少年时期的施源是顾清俞心里的神,她不愿自己的神从此陨落。

于是,顾清俞对施源表白了:“重新遇到你,我太欢喜了,我希望你能一直陪着我。”

20年没见面,聊天时没有任何默契,这样的两人,能有多深的爱?

原著中,李安妮曾一语道破了顾清俞的心理:

36岁女人的陈年美梦,青春最后那绺尾巴,兀自随风摇曳,三分希冀,三分不甘。

顾清俞一心要嫁施源,并不是她真的有多爱施源,她只是放不下、也不甘心放下少年施源的“幻象”。

3、顾清俞委屈求全保婚姻,“幻象”还是破灭了

顾清俞初次去施源家,差点被门槛绊倒。因为对尘螨过敏,顾清俞一进门就连连打喷嚏,为了照顾施源的自尊心,她连忙说是自己穿裙子着凉了。

领证前几日,莉莉曾找过顾清俞,那时,莉莉已经怀了施源的孩子。顾清俞不仅瞒下了莉莉怀孕的事实,甚至还帮她介绍了个上海老男人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两人结婚后,顾清俞第一次去施源家吃饭,施母故意提起施源小时候结的一门娃娃亲,称女方的家世很好。顾清俞一开始只觉得莫名其妙,直到她把手机落在施家,去而复返时,才听到施母说:“放在过去,她家那样的门第,倒未必配得上我们。”

丈夫结婚之前搞大了别人的肚子,婆婆嫌弃自己家世不好,这样的情况,放在任何婚姻中都是伤筋动骨的,可顾清俞丝毫没有因此反感施源。她大方地计划给公婆买新房,甚至还担心施源会因为自己像上门女婿而不高兴。

初看这段婚姻,顾清俞处处都透着委屈。细思却觉得不对劲,一个女人如果真爱一个男人,怎么会对男人和别的女人生孩子毫不介意,又怎么会对婆婆的想法无动于衷呢?

其实,真相还是那一个,顾清俞并不爱施源,她的所有隐忍和委屈都只是为了保护心里完美的“初恋幻象”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在顾清俞的努力下,施源确实开始改变了。他不再“破罐子破摔”,从旅游公司辞职,自己注册了一个工作室,主要从事英语口译。日子似乎越过越好。

原著中曾这样描写顾清俞的心理:

她朝他看,小时候的相貌,现在竟似一点点回来了。她忽然有些激动,是与重逢不同的心情。另一种失而复得。既抽象又具体,一言难尽。

顾清俞觉得,她爱着的施源幻象终于回来了。可既然是幻象,当然有破灭的一天。很快这一天就来了。

史老板开的英语培训班没请到老师,请施源去代了几次课。谁知有学生中途想要退班,被拒绝后,家长投诉到工商局。工商局一查,竟查出施源的学历是假的,这个消息传遍了小区。

施源忐忑地回到家里,谁知,顾清俞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:“你应该同我说的。”施源解释道:“我只是临时去帮忙。证书是我自己考的,只是史老板帮我编了个履历。我在外面给人家当翻译,费用比这高得多,又何必去干这个。”

顾清愈发淡淡地说:“翻译的事,你也没同我说过。”不待施源开口,她又说道,“其实说不说,也没什么。我不在乎这些。”

这话听起来是没什么不妥,但软刀子最伤人。顾清俞的言外之意是,她不在乎施源能赚多少钱,只在乎施源能不能成为自己“幻想中的初恋”。

可施源是男人,他本想努力改变,让自己成为能配得上顾清俞的人,可顾清俞一句轻飘飘的不在乎,彻底把他打回了原型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施源瞬间明白了,两人的巨大差距并不是他努力就能改变的,他把一肚子想要解释的话都吞进了肚子里。最后,一句话总结:“当初那个施源,早就不在了。我知道,你也知道。”随后,施源主动提出了离婚。

这段婚姻仅仅维持了几个月,顾清俞的初恋“幻象”终究还是破灭了。顾清俞是自私的如果不是她想要圆自己的“初恋梦”,施源也不会被拉入这段婚姻中。

这样看来,施源似乎是个受害者,但细思后,才发现,施源和顾清俞结婚的目的一样不纯粹。

4、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了这段婚姻的虚妄面具

施源的家世极好,外祖父是民国高官,母亲是名媛,父亲也曾是成功的商人。原著中,施源父母吵架时用的都是英文。这样的家族,如今却只能住30平米的弄堂房子,差距实在太大了。

一开始,父母把希望都寄托在施源身上,希望通过施源的高考来改变一家人的命运。

可命运弄人,施源阴差阳错误服了安眠药,导致高考失败,只读了个中专。2007年,股市大牛,一家人又把所有钱都投入了股市,希望以此改命,可终究是一场空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电视剧中,我们只看到施母对家道中落的不甘,实际上,施源何尝不想改变这一切。顾清俞,就是他的机会,

其实,施源一直都知道莉莉怀孕了,也知道莉莉找过顾清俞。但他选择了沉默。

不仅如此,当初买股票大亏后,施源还吸过毒,是母亲拿着刀架在他脖子上才戒了的,随时可能会复吸,但他对顾清俞隐瞒了这一切。

因为施源知道,一旦把事情说穿,他势必会失去这个可能是他唯一改变命运的机会。

原著中,施母嫌弃顾清俞的家世,施源反击道:“如果不是遇到她,我连莉莉那样的女人也娶了。”

后来,施源的日子越来越好时,也曾对顾清俞说过:“如果不是遇到你,我的人生就是破罐子破摔。”

离婚几个月后,两人重逢了。这时,施源已经成了顾清俞师傅Sindy的助理,两人旧情复燃,一夜荒唐。这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个场景:

缠绵过后,Sindy打电话告诉顾清俞,施源为了进公司,不仅伪造了耶鲁的学历,甚至还和大老板暧昧不清,简直是男女通吃,并以此拿到了很高的年薪。

如果让莉莉怀孕是个意外,吸 毒是压力所迫,那这次伪造学历和“男女通吃”便再也没有狡辩的余地了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直到这时,顾清俞才恍然大悟,施源竟真是为目的不择手段的人,思及两人的婚姻,她觉得简直就像一场“皮肉生意”。

顾清俞怒了,她一边喝酒一边骂道:“垃圾,做得出,本就是收钱假结婚的模子···”

这荒唐一夜,彻底击碎了顾清俞的“初恋幻象”,也撕开了这段婚姻的虚妄面具。两人并不是因为初恋情深而结婚,他们一个是为了圆初恋梦,一个是为了改变命运。

这场婚姻的真实面目,不过也是一场价值交换。顾清俞给了施源改命的机会,可施源终究不再是以前那个少年,圆不了顾清俞的初恋梦。

5、顾清俞示爱展翔,展翔却犹豫了

李安妮在顾清俞结婚前曾说过:“只有结婚了,你才会重新审视你周围的人。你以为很熟悉的人和事,在这一刻将重新洗牌。”

兜兜转转,顾清俞终于认清了自己对展翔的感情,她主动吻了展翔。这要是放在以前,展翔肯定乐开了花,可他却愣住了,因为他爱上了冯晓琴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展翔评价冯晓琴“心善的,没她能干,比她能干的,又没她心善。”

冯晓琴也喜欢展翔,且多次示好,可展翔从来不回应。因为他认定自己一生一世都会喜欢顾清俞。这背后的原因和顾清俞当初要嫁施源是一样的。

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,展翔的需求已经上升到了第四个层次,即尊重的需求。他16岁白手起家,如今坐拥一辈子享不尽的财富,但他没有社会地位,原著中,他曾这样说:

“别人总说我说暴发户坐吃山空,没追求没社会责任。上不了台面。我混了这些年,年轻时被人脊梁骨戳惯了,不在乎,现在有点年纪了,脸皮倒薄了。”

为了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,展翔必须娶一个能上得了台面的妻子,显然,外地人冯晓琴不符合他的需求。顾清俞毕业于名校,是外企高管,顾父也是退休老师,在小区极具威望,是最佳人选。

《心居》原著:顾清俞施源离婚后的荒唐一夜,撕开婚姻的虚妄面具

原著中,展翔曾对顾清俞说过:“你以为你是凭美貌打动我的吗,错!是人格魅力,是你发自内心的正能量!姿色算什么,我更看重知识。”

这是一句玩笑话,也是一句真心话。倘若顾清俞的家世不好,学历不高,展翔也不会死磕到底。

虽然婚姻是一场价值交换,但如果缺乏了感情的支撑,终究是脆弱的。展翔爱上了冯晓琴,却勉强自己娶顾清俞,自然显得很乏力。

写在最后:

在原著大结局中,并没明确表示展翔最终选择了顾清俞还是冯晓琴。或许经过时间的洗礼,他终究还是认清内心的情感,接受了冯晓琴。抑或,他还是会坚持初心,娶了更“上得了台面”的顾清俞。

读他人的故事,悟自己的人生。结局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,我们能借由他们的故事,明白自己在婚姻中的需求,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芳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芳华情感网

(0)
上一篇 2022年7月20日 上午10:38
下一篇 2022年7月20日 上午10:59

相关推荐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