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

  • 无法抹去的过往,在荒芜中肆意滋长

    窗外的春早已褪去淡淡兰衣,世事波澜不惊,看转角处青石小巷,依稀觅寻最初模样。心如夜雨涤尘,从容飘荡,不嗔不喜,管他惆怅与悲凉,月朗星疏,沉浮起起又落落,一杯浊酒,小字暖怀最芬芳。 …

    2022年7月20日 文学
    0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