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1911年辛亥革命后,溥仪宣布退位,成为中国最后一位皇帝。1932年,溥仪在日本的扶持下成立“伪满洲国”。日本战败后,溥仪再次宣布退位,后被苏联关押5年,1950年才被押解回国,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学习、改造了10年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1956年12月,李玉琴第4次去抚顺管理所探望丈夫溥仪,苦等丈夫12年,她终究还是提出了离婚。回到老家长春后,因为不舍,李玉琴整个新年都在泪水中度过。

李玉琴又给溥仪写信、寄东西,并表示自己还愿意再等一等。接到信后,溥仪邀请李玉琴再次去抚顺好好谈谈。

1957年初,李玉琴第5次来到抚顺。见面后,在溥仪的再三请求下,管理所破例留李玉琴住宿。当天晚上,两人第一次有了真正的夫妻生活,事后,溥仪对李玉琴说:“这一次不一定怀上孩子。你还有什么困难、什么要求?都提出来吧。”

可溥仪的挽回没有奏效,1957年2月,两人还是正式离婚,结束了为期14年的婚姻。

溥仪在《我的前半生》中透露过,以前在皇宫生活时,太监们为了偷懒,每天晚上都让宫女撩拨溥仪,导致他的身体落下病根,成年后无法过正常的夫妻生活。

因此,溥仪和李玉琴虽然在伪满时期一起生活了两年,但从没有过夫妻生活,那晚在抚顺是两人结婚14年后的首次同房。

张爱玲曾说过,到女人心里的通道通过阴道。日本作家渡边淳一也曾表示:“与感情相比较,肉体的纽带强得多了,它的感觉会扩及全身,永世难忘。”

在我国离婚原因调查中,有一半是因为出轨。可见,性生活对婚姻的重要性。

李玉琴为何能忍受14年的无性婚姻,甚至甘愿苦等溥仪12年呢?一起走进两人的感情生活。

1、婚后2年无性,溥仪安慰她要做“神仙眷侣”

1943年3月14日,在“伪满洲国”一所名为南关国民学校中,一群十几岁的少女正在排队照相,相片洗出来后被送到“伪满洲国”皇帝溥仪面前。

在众多少女中,溥仪选中了圆脸微胖,看起来年龄最小的李玉琴。半个月后,校长带着个日本人来到李玉琴家,称“皇帝”溥仪很喜欢李玉琴,要接她入宫读书。

随后,关东军中将参谋吉冈安直也亲自上门,一方面许诺李玉琴以后会成为“公主”,一方面称违抗“皇命”会遭到惩罚。

威逼利诱下,15岁的李玉琴只得答应进宫。入宫当天,由于溥仪的洁癖,李玉琴全身都被喷了消毒药水,像一个物品一样被送到溥仪面前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李玉琴刚入宫时

李玉琴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,溥仪温和地拉着她的手说:“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

由于初次离家,再加上对未知环境的恐惧,李玉琴正在发烧。溥仪得知后,立马命人叫来了医生,还亲眼看她吃了药,打了针。

溥仪的种种举动,让李玉琴卸下了心防,她鼓起勇气问道:“皇上不是叫玉琴进宫读书的吗?”

“是得叫你念书,等给你请个好先生。”溥仪顺口答。那之后,李玉琴就在宫里住下了,溥仪一有空就陪她吃饭,教她唱歌,但从来不提读书的事。慢慢地,李玉琴也明白了,自己进宫并不是为了读书,而是要嫁给溥仪的。

一开始,李玉琴是抗拒的,毕竟她是被哄骗进宫的。可日子久了,李玉琴发现,嫁给皇上似乎也不错,不仅能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,还能被溥仪无微不至地“关爱”和“教导”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半个月后,溥仪决定封李玉琴为福贵人。溥仪常常拉着李玉琴的手散步,两人也像热恋中的情人那样缠绵,但却仅限于亲吻和拥抱。溥仪说:“今生今世我们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,海枯石烂,感情不变!”

见李玉琴实在思念亲人,溥仪“开恩”让她见了父母一面。那时的光景很不好,得知父母连粗粮都吃不饱,自己却在宫里锦衣玉食,李玉琴更加闷闷不乐了。

溥仪得知后,给李玉琴的父母送去了一袋白面和一包“文化高粱米”,外加一万元钱。

表面上看,两人的婚后生活似乎很甜蜜,多年后,李玉琴才明白,两人的婚姻并不算“完整”。溥仪每隔一两天去看一次李玉琴,但每次都是玩两个小时就回去。有时候溥仪也让李玉琴去自己寝宫,但每次都以忙为借口,不和她同床共枕。

一次,毓嶦的额娘进官陪李玉琴,两人聊起男女结婚生孩子的事,李玉琴听后觉得很新鲜,当晚就问溥仪:“我们什么时候生孩子。”溥仪顾左右而言其他,第二天,便责令毓蟾的额娘不准再和贵人说男女之事。

多年之后,李玉琴才知道,溥仪因为身体有病,无法行使夫权,却不肯面对现实。为了让李玉琴不质疑两人的夫妻关系,溥仪甚至说:“皇上、贵人都不是凡人,不能像人间夫妻那样生活。”年轻的李玉琴信以为真。

可再多的谎话也改变不了李玉琴自身的感受。随着年龄的增长、身体发育,李玉琴感受到了无名的苦闷和烦恼,她开始拒绝溥仪的亲近。

溥仪也很苦闷,但他无能为力,只能求助于神佛,用虚无缥缈的理论麻痹自己,也麻痹李玉琴。他告诉李玉琴,想要到达“西方极乐世界”,势必要修身养性。还强调“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”,要求两人做“神仙眷侣”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不久后,李玉琴真的在神佛中找到了寄托,心甘情愿和溥仪做起了“神仙眷侣”,彻底放弃当妻子和母亲的权利。

就这样,在为期两年的婚姻生活中,李玉琴和溥仪从来没正式有过夫妻生活。这不仅因为李玉琴年纪小,容易哄骗,更是由李玉琴的自身的需求决定的。

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,把人的需求分为5个层次:

第一个层次:生理需求,即食物、水、呼吸、性

第二个层次:安全需求,即人身安全、健康保障、职业保障

第三个层次:情感和归属的需求,即友情、爱情、性亲密

第四个层次:尊重的需求,自我尊重及被他人尊重

第五个层次:自我实现的需求

当人处在高层次的需求状态时,低层次的满足,将对他不再有激励作用。

夫妻生活属于第一个层次中的“性”需求。李玉琴进宫后,溥仪给了她丰富的物质生活,也在身体、健康、职业方面都为之提供了保障,使得李玉琴的需求从第一层次的生理需求,跳到了第三个层次的情感和归属需求。

这时候李玉琴最渴望的是友情、爱情和性亲密。溥仪给了李玉琴“爱情”,也给她“性亲密”,这种亲密不是身体上的,更多的是精神上的。

换言之,李玉琴此时的需求是被满足的,所以,两人的婚姻才能安然地走过两年。

2、溥仪退位被抓,李玉琴寄人篱下10年,却拒绝再嫁

1945年日本战败,这意味着溥仪的“皇帝梦”也做到头了。在颁布了“退位诏书”后,溥仪丢下了曾经山盟海誓的李玉琴,带着弟弟、妹夫、侄儿、随侍和侍医坐飞机逃往日本。

分别前一天,李玉琴哭着对溥仪说:“那玉琴怎么办?”

“你和皇后、二嬷一起坐火车随后就走!”溥仪安慰道。

“为什么不一起走呢?”李玉琴追问。

溥仪说:“飞机只有三架,坐不了这么多人,我们两天后就会见着的。”虽然心中委屈,但李玉琴无力改变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李玉琴期待的团圆并没到来,两人一别就是10年。溥仪在去日本的途中被苏联红军抓获,在苏联被关押了5年。李玉琴也没能抵达日本,而是在辗转几个月回到了长春娘家。

溥仪那时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,为了守住名节,李玉琴甚至做好了出家做尼姑的打算。

后来,在宫里的太监建议下,李玉琴决定去北平投靠溥仪的父亲醇亲王。可不管是醇亲王载涛本人,还是溥仪众多姊妹,都自顾不暇,没人愿意接手李玉琴。

李玉琴只得在天津溥修家暂住。溥修是溥仪的族兄,“伪满洲国”年间,负责管理溥仪留在天津的房屋和财产。

一开始,溥修家里靠祖上积累的财富,仍旧过着贵族生活。可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坐吃山空,很快,一家人连吃饭都成问题了。

李玉琴主动承担起了厨娘的工作,还想各种方法赚钱补贴家用。可溥修却是道貌岸然的老古板,一方面享受着李玉琴赚的钱,做的饭,一方面还要按照“贵人”的规矩,限制李玉琴。

李玉琴在溥修家住了七年,只由姨奶奶刘展如给她做过一身棉装,因为质量太差,穿上身直掉色。那个时期,吃得半饱是常有的事,有一次连续断粮2天,李玉琴饿得身上轻飘飘地,心发慌,突突地跳。

每当觉得日子过不下去的时候,李玉琴总会想起溥仪,他深信只要溥仪回来了,一定能改变自己的困境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新中国成立后,在妇联的鼓励下,李玉琴再也不顾溥修的反对,一心扑在了社会生活上,她上夜校,学缝纫,决心靠自己的双手生活。

可溥修却不愿负担李玉琴的学费,无奈之下,她决定回长春娘家。

1953年,李玉琴乘火车回到了长春。回家后虽然不用再挨饿受冻了,但日子也很艰难,她与母亲及兄嫂挤在两间半房子里。嫂子患上了肺病,侄子也得了脑膜炎,花了很多钱。李玉琴急需找份工作补贴家用。

1953年到1956年间,李玉琴一次又一次地往劳动科跑,希望工作问题能被解决,但每次都只能做临时工,多则数月,少则几天。

更让李玉琴难受的是,亲友们开始“避嫌”,他们担心受到“皇娘”李玉琴的牵连,家人都劝她早日和溥仪脱离关系。

有一次,在没经过李玉琴同意的情况下,表嫂就把一位29岁的男性请到了家里,希望撮合两人。事后李玉琴和表嫂吵了起来:“我啥时候跟你说过想找对象?”

后来,在二哥的介绍下,李玉琴又认识了一位会拉小提琴的空军干部,这干部长得眉清目秀,文雅有礼,不仅教会了李玉琴跳舞,还时常和李玉琴聊天谈心。

空军干部向李玉琴表白,希望两人进一步发展,李玉琴还是坚定地拒绝了。

溥仪已经失去联系这么多年了,20多岁的李玉琴完全有理由再嫁。可她却坚决要等溥仪,到底图什么呢?

人的行为都受内在需求驱动。在溥修家的7年,李玉琴基本生活都没保障,她的需求下降到了第一层次生理需求。

回到娘家后,李玉琴虽然不再挨饿受冻,但工作却没有着落,她的需求又上升到第二个层次,即安全需求上。

可不管是表嫂介绍的对象,还是空军干部,都无法帮她解决工作问题,无法满足她的安全需求,因此她才会断然拒绝再婚。

在李玉琴看来,只有溥仪能满足自己的需求。只要丈夫回来了,生活、工作问题全都会迎刃而解,在这样的信念支撑下,她从1945等到1955年,等了溥仪足足10年。

3、结婚14年后提离婚,为挽回婚姻首次同房

李玉琴等待的这10年间,溥仪先是在苏联被关押了5年,1950年被押解回国,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改造。

1955年夏天,在周总理的特批下,溥仪得以和家人通信,他第一时间给李玉琴写了一封信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溥仪在抚顺

李玉琴接到信后,迫不及待地撕开了信封,当看到开头处“亲爱的玉琴”几个字时,眼泪瞬间掉了下来。看完信后,李玉琴立马给丈夫回信,她在信中诉说了这10年来的苦难,并把自己对溥仪的思念、依恋全都写在了信上。

随后,溥仪写信邀请李玉琴去抚顺探望自己。从1955年到1957年,李玉琴前后5次前往抚顺探望溥仪。这五次探望,也慢慢地暴露了两人婚姻中的矛盾。

第一次:满怀希望而去,失望而归

那时,李玉琴经济很拮据,在大姐夫的资助下,才凑够去抚顺的路费。

溥仪在信中并没说自己还在改造,因此,李玉琴是满怀希望去抚顺的。她认为,只要见到了溥仪,眼前的困难都能解决,更重要的是,她对记忆中那个潇洒威武的丈夫,有着浓浓的深情。

可当真正见到溥仪的那一刻,所有幻想都破灭了。溥仪穿着一身棉质制服,头发中间夹杂了许多白丝,身体像个老头一样佝偻了。

一时间,李玉琴竟没反应过来,这真的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丈夫吗?两人相互注视许久,谁也没说话,最后溥仪动情地喊道:“玉琴。”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李玉琴哭着向丈夫诉说10年来的苦难经历。溥仪也说了当年一别后,自己被苏军逮捕的经历。

最后,李玉琴打开了那个一路上不敢撒手的小布兜,亮出了带给丈夫的东西:布鞋、糖和学习用品。这些都是李玉琴省吃俭用,一路上饿着肚子才买到的东西。

这一次,李玉琴满怀希望而去,却失望而归,丈夫已经不是昔日的潇洒模样,还成了阶下囚,压根不可能帮助自己。当亲友得知溥仪的近况后,都劝李玉琴早日放手,可她终究是割舍不下。

第二次:溥仪对李玉琴的苦难置若罔闻

1955年秋,在针灸大夫林永泉资助下,李玉琴第二次去抚顺探望溥仪,她用旧毛线给丈夫织了毛衣、毛裤和背心,还买了文具和糕点。

见面后,两人又聊了很多,李玉琴向溥仪诉说自己找不到工作的困境,溥仪却完全无法共情,只是盯着年轻又美丽的妻子,时不时冒出几句情话来。

出生于皇家的溥仪,虽然已经接受了多年改造,但仍旧不太明白如何给予妻子真正的关心。溥仪享受着妻子带给自己的温情,却无法理解妻子的困境,甚至对妻子的诉苦置若罔闻。

李玉琴觉得很难过,自己苦等了丈夫10年,丈夫却无法对自己的苦难感同身受,两人的婚姻出现了一道裂痕。

第三次:意识到两人的价值观念不一致

回到长春后,李玉琴又再度陷入了失业的痛苦中,她一边帮人织毛衣赚取微薄的工资,一边找临时工干。

思来想去,李玉琴决定回北京找婆家人帮忙。可令人心寒的是,除了五妹客气地留她在家里住了几天,谁都不愿帮忙,甚至看都不来看她一眼。李玉琴只得又灰溜溜地返回长春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那之后,李玉琴开始对溥仪产生了怨怼之情:如果没有嫁给溥仪,自己也不会落到这个境地,她开始痛恨以前在“伪满洲国”的经历。

1956年春天,李玉琴第三次去抚顺看望溥仪,路费还是向林永泉借的。到了抚顺后,她没有立刻去见溥仪,而是向负责接待的管教员李福生提出一系列问题:溥仪何时能得到释放?释放后准备怎样安排他的工作?

李福生无法回答,只是说只要溥仪表现好,一定能早日出来。无法得知溥仪的释放时间,李玉琴内心苦涩。

夫妻俩见面后,溥仪压根就没发现妻子的不对劲,他兴致勃勃地讲述着前几天外出参观“伪满洲国”的情况,还回忆起两人那时相处的点滴。这让李玉琴认识到,两人价值观念的巨大差异:“伪满洲国”已经成了李玉琴心中永远的伤痛,溥仪却视那为两人浪漫的回忆。

第四次:绝望之下,冲动提出离婚

回到长春后,李玉琴再次找到劳动科,她声泪俱下地诉说了自己的困境,最后在劳动科的安排下,她成了一名正式的图书管理员。

但她仍旧忐忑不安,害怕自己会因为溥仪被解雇,直到馆长找她谈心,告诉她可以安心工作一辈子,她这才放下心。

那之后,李玉琴的情绪好转,继续和丈夫通信,还常常拿工资给丈夫买书和文具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李玉琴和母亲

虽然馆长承诺过李玉琴,可身边的同事还是建议她和溥仪划清界限,否则怕有失业的风险。李玉琴内心摇摆不定,直到1956年12月,馆内开展评先进的活动,原本李玉琴获得了一致推选,可却因为“皇娘”身份被退了回来。

这件事后,李玉琴决定和溥仪好好谈一谈,因为她担心自己有一天会因为“皇娘”的身份被辞退。

几天后,李玉琴第四次来到抚顺,李玉琴又问溥仪:“究竟判了多少年啊?”

“没宣判,没日期,一切都不知道!”溥仪无奈地摇摇头道。

李玉琴继续说:“你在这里也挺好的,不愁吃、不愁穿、不愁工作,有我没我都一样,我看还不如解除这种有名无实的夫妻关系!也免得别人说我“还想当娘娘”。再说咱俩年龄相差悬殊,兴趣很难一致。”

溥仪急忙解释:“不!我们感情不是很好吗?为什么兴趣不能一致呢?”

“你对我虽然很不错,但总是待在监狱里,将来也不能给我留下儿女,早晚你还得先走,剩下我一个,那时叫我怎么办呢?”李玉琴难过得流泪,但还是咬着牙说:“我想来想去还是离了的好。”

沉默片刻后,溥仪痛苦地说:“这是勉强不了你的,我也不应该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你的痛苦上。”

事实上,这次,李玉琴并不是真的想和溥仪离婚,只是因为溥仪始终不能给出一个出狱日期,她非常担心自己又因丈夫而事业,这才在冲动之下,提出了离婚。

第五次:需求不被满足,毅然提出离婚

回到家后,李玉琴就后悔了,她整日以泪洗面,又写信给溥仪,表示自己愿意再等一段时间。溥仪也想挽回这段婚姻,便邀请李玉琴第5次前往抚顺。

这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个场景,为挽回婚姻,溥仪破例在管理所和李玉琴同居了。这是两人结婚14年来首次过夫妻生活,事后,溥仪对李玉琴说:“这次不一定怀上孩子。你还有什么困难、什么要求?都提出来吧。”

可两人第一次同房,仍旧没能挽回婚姻,不久后,两人就正式离婚了。

当时,李玉琴提出离婚的理由有三:其一两人无法过夫妻生活,没有后代,其二自己因为溥仪工作受影响,其三两人年龄差距大,没有共同的兴趣。

苦等溥仪12年后提离婚(为了挽回婚姻第一次洞房)

李玉琴在图书馆

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,夫妻生活属于第一次层次的生理需求,工作属于第二层次的安全需求,共同兴趣属于第三层次爱与归属的需求。

当一个人的多种需要未获满足时,首先应该满足最迫切的需要,只有该需要满足,后面的需要才会显示出激励作用。很显然,对于李玉琴来说,最迫切的需求是第二层次的安全需求,她渴望获得人生安全、职业保障。

可在溥仪看来,李玉琴之所以离婚,是因为两人无法过夫妻生活,没有孩子,所以,他通过同房来挽回妻子。

多年后,李玉琴曾感叹说:“他觉得我要离婚是因为想过夫妻生活,这让我感觉受到了侮辱。”觉得受辱是一方面,更重要的是,李玉琴终于认识到,溥仪真的无力也无心帮自己获得职业保障,这才毅然决定离婚。

晚年时,李玉琴曾说自己离婚后仍旧对溥仪有很深厚的感情,甚至还想过要复婚。

可事实上,婚姻的本质和爱情无关,而是一场价值交换:夫妻双方拿出自己的价值,和对方提供的价值做交换。

这种价值交换成立的前提是,你提供的价值必须是对方需求的。在“伪满洲国”时期,溥仪提供了李玉琴需求的爱和归属,因此,即便两人没有夫妻生活,婚姻还是可以维系。

但在抚顺管理所时,溥仪却无法满足李玉琴对安全的需求,即便两人恢复了夫妻生活,婚姻也难以维系。

经营婚姻,最重要的能力之一就是共情,洞悉对方的需求,并提供相应的支持,对此,你认同吗?

原创文章,作者:芳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芳华情感网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:10
下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:16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