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1998年12月23日的西安,凛冽的北风吹在脸上就像刀刮一样。路上的行人被冻得眯紧了双眼,紧闭着嘴唇。

突然有人尖声喊道:“有人晕倒了。”只见一位老人倒在了北门的一个小吃摊旁,老人用颤抖的声音说:“我已经饿了4天了,我的儿子是副县长,我死后请帮我通知他一声。”话音刚落,老人就没了气息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后来,人们才知道,这位老人名叫王花蕊,她的大儿子辛继成确实是陕西省陕南山区某县城的副县长,而她的小儿子辛继全也是该县某中学的教师。

两个儿子的条件这么好,王花蕊老人却被弃养,最终饿死在街头,儿子们的做法令人愤怒。但当我真正走入王花蕊的生活后,才发现,悲剧早有预兆,这一切都是王花蕊“自找的”。

1、丈夫早逝,王花蕊含辛茹苦养大儿子,儿子成才后反对她再婚

1945年,王花蕊出生在陕西省陕南山区的一个农民家庭,21岁那年,在同村人的介绍下,王花蕊嫁给了飞行员辛宏刚。婚后他们三年抱俩,有了大儿子辛继成和小儿子辛继全。

两个孩子的到来,让原本就不富裕的小家压力更大,为了养活一家人,丈夫辛宏刚没日没夜地工作,不幸熬坏了身体。两人结婚才6年,辛宏刚就因肺癌去世了。

为了养活孩子,王花蕊在生产队里总是干最重的活,每次吃饭时,她也让两个儿子先吃,自己吃儿子剩下的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转眼间,儿子们到了上学的年纪了。王花蕊只读过小学三年级,她深知没文化的悲哀,便下定决心,一定要让孩子们读书。一开始王花蕊想自己教儿子,可教了半年,一点效果都没有。

王花蕊咬咬牙决定送孩子们去学校。这天早上,她从箱子里翻出5角钱,那是家里唯一的积蓄,她翻山越岭,来到了镇上的小学,一见到校长,扑通就跪了下去。

王花蕊小心翼翼地把还带有体温的5角钱递给校长,求他让自己的两个儿子来上学。当了解到王花蕊的家庭情况后,善良的校长决定资助辛继成和辛继全上学。

那之后,王花蕊便鲜少让两个儿子干活,一心想让儿子们把书读好。皇天不负苦心人。辛继成和辛继全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小学毕业后考上了县重点中学,高考时两人也双双上榜,辛继成考上了西北大学,辛继全考上了陕西师范学校。

大学期间,虽然两个儿子都有助学金,但王花蕊却担心他们的钱不够花。为了让儿子们生活得更体面,王花蕊咬咬牙向当地的农村信用社贷了1000元,在一个小学附近开了个卖学习用品的小摊。

王花蕊每天天不亮就骑着三轮车来到学校门口摆摊,风雨无阻。她省吃俭用,赚的钱几乎都寄给了儿子们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勤劳善良的王花蕊引起了乡村老师张发政的注意。张发政50多岁,前两年丧偶,膝下无儿女,独自住在学校的宿舍。一来二往,张发政喜欢上了王花蕊。可王花蕊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。

王花蕊年轻时长得很漂亮,丈夫去世后,不少人劝她再嫁,可她深知再嫁势必要再生孩子,她不想委屈两个儿子,所以一直单身。

面对王花蕊的拒绝,张发政并没气馁,下班后就跑来小摊帮忙,并承诺如果两人再婚,他绝不勉强王花蕊再生孩子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王花蕊被张发政的诚意打动了,但她还是决定先问问两个儿子的意见。

1988年春节,两个儿子放假回家。吃年夜饭时,王花蕊说出自己想和张发政结婚的想法,大儿子辛继成一听这话,厉声说道:“你都43岁了,好意思吗?”二儿子辛继全则说张发政一无所有,还比母亲大十来岁,怕母亲吃亏。

见儿子反对,王花蕊便和张发政断了往来。几年后,儿子们大学毕业,辛继成被分配到地委工作,辛继全成了一名中学教师。

两个儿子都有了工作,在城里也成了家,日子过得越来越好,但是谁都没提过要把老母亲接到城里去,母子之间的感情也渐渐疏离。

对此,王花蕊一直耿耿于怀,她觉得是自己想再婚的想法破坏了母子之情。

表面上看,王花蕊和两个儿子的矛盾是因为她想再婚而引发的,但实质上是因为两个儿子太过自私了。

一开始,他们反对母亲嫁给张发政,理由是害怕母亲吃亏,毕竟对方没钱没房,还比母亲大十几岁。可如果真的心疼母亲,为何在城里立足后却不把母亲接到身边?

当后来王花蕊真的嫁给张发政后,儿子们不仅没为母亲考虑,反而火急火燎地卖掉了老家的房子。其实,他们不是怕母亲吃亏,而是怕张发政占了属于自己的房子。

王花蕊怎么都想不明白,自己无怨无悔爱了大半辈子的孩子,怎么会变得这么自私?事实上,恰恰是因为王花蕊的过度无私,才养出这么自私的儿子。

那时候,虽然生活条件很艰苦,但王花蕊一直把孩子放在家里的特殊位置,吃饭时让儿子们先吃,拿出家里唯一的积蓄送儿子们上学。甚至在体力劳动极其繁重的农村,都鲜少让他们干活。

这些种种都助长了儿子们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,对母亲的辛苦没有同理心。自私的种子在他们的心中慢慢发芽。

2、儿子升职后嫌弃王花蕊,心灰意冷中决定再婚,却被儿媳骂不要脸

1993年,王花蕊到大儿子辛继成家过年,说是过年,其实是去当老妈子,当得不好还会被儿媳嫌弃。大年三十那天,王花蕊不小心把下水道堵住了,儿媳竟然破口大骂,说王花蕊是土鳖、乡巴佬。

王花蕊气不过回了嘴,儿子第二天就让她回了老家。王花蕊冒着漫天的风雪和寒冷的北风回到了家,含泪过完了那个春节,但转念一想,只要儿子们过得好也就算了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次年5月,儿媳生了个儿子,王花蕊高兴地拿着家里仅有的两只母鸡跑去探望,可此时儿子辛继成因为升职,已经搬离了原来的宿舍楼,不知情的王花蕊只能坐在大院门口等儿子下班。

夜幕降临时,辛继成终于和几位同事一起走了过来,王花蕊高兴地喊道:“继成,继成”。谁知辛继成不仅不搭理,反而拉着同事快步离开了。

同事提醒辛继成有人叫他,辛继成却嫌弃地说:“上访的,别理她。”

听到这句话,王花蕊的心彻底凉了,儿子这是升官了,嫌弃自己上不了台面。看着儿子远去的背影,王花蕊泪流满面,但她还是默默跟在儿子身后,等儿子进门后,把母鸡放在门外,转身离开了。

这之后,王花蕊和儿子们的关系更加恶化,整整大半年都没和儿子们来往。张发政得知后,再次向她求婚,此时,王花蕊再无牵挂,毫不犹豫地答应了。

两人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,可不久后,几年都没回老家的两个儿子,竟然相约一起回家了。大儿媳一进门就骂道:“你还以为自己是18岁啊,多大年纪了还为老不尊,要不要脸啊。”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大儿媳如此辱骂母亲,两个儿子却无动于衷,只有张发政站出来维护妻子,给了大儿媳一个耳光。这下大儿子辛继成不干了,他连推带打把张发政赶出了家门,并对母亲说:“如果再和张发政一起,我们再也不会认你。”

回想这些年两个儿子对自己的冷漠,再对比张发政对自己的呵护,王花蕊有了抉择。她收拾好行李,毅然地跟着张发政走了。两人住进了张发政那不足10平方米的小宿舍。

不久后,辛继成和辛继全就以要集资建房为由,把母亲原来住的房子以4000元的低价卖了,这一举动彻底切断了母子之间的联系。

子女反对父母再婚,最终导致亲子关系破裂。这样的事看似难以理解,实则并不是个例。

我国丧偶老人占老年人口27%左右,约为4748万人。这其中,大部分老人都有再婚的愿望,可真正再婚的老人不足10%,其中最大的阻力就是儿女的反对。

儿女们反对老人再婚,一方面是因为上文说到的财产继承问题,另一方方面则是因为他们认为老人再婚是很“羞耻”的事,所以大儿媳才会骂王花蕊“不要脸”。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社会大众认为老人就应该清心寡欲,不应该有再婚或再找对象的想法。一旦老人和性、恋爱、结婚扯上关系,就会被贴上“老不羞”、“为老不尊”的标签。

然而,丧偶老人也是人,也有正常的情感和生理需求。当儿女有了自己的家庭后,丧偶老人在情感上会变得非常空虚。此外,数据显示,80岁以下的老人都会有性需求。

然而在儿女的反对下,老人即便很想再找伴侣,也只能作罢。他们有的忍受孤独,甚至患上抑郁症;有的则通过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满足自己的欲望。

2012年,广东省公布了艾滋病患者的年龄分布,其中竟然有20%-30%是60岁以上的老年人。

从小到大,我们都希望父母能尊重自己的决定,不希望自己成为父母的附属品。如今反过来想,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尊重一下父母,把他也当成一个有血有肉,有情感的普通人,而不是一个“老人”。

3、丈夫患病,王花蕊求儿子帮忙被拒,外出打工饿死街头

和儿子断绝往来后,王花蕊十分痛心,但生活还是得继续。张发政教书,王花蕊摆摊,日子也算过得去,可命运并没有眷顾这个可怜的女人。

1997年的一天,张发政突然在上课时晕倒了,送去医院才发现他得了急性肝炎。高昂的治疗费耗尽了夫妻俩微薄的积蓄,但王花蕊从没想过要放弃丈夫。

为了节省开支,她从家里背来了粮食和灶台,偷偷在医院的过道里做起了饭。这时,亲戚告诉王花蕊,大儿子辛继成已经回本县任职了,如今是副县长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亲戚劝王花蕊去找儿子帮忙,毕竟是亲生的。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张发政,王花蕊鼓起勇气找到了儿子辛继成。她哽咽地对儿子说:“你张叔叔病了,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了,你能不能借···”

还没等她说完,辛继成就不耐烦地从钱包里抽出一张20元的钞票,随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王花蕊悲愤地把钱撕得粉碎,她没想到亲生儿子真的会见死不救。

因为没钱治病,王花蕊不得不带着张发政出了院。当初为了给丈夫治病,就连小摊都转让给别人了,此时夫妻两真的是一无所有。在亲友的压力下,辛继全托人送来了100元,可这终究是杯水车薪。

为了养活自己和丈夫,王花蕊决定外出打工。她把张发政托付给邻居照顾,独自一人踏上了去西安的火车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在老乡的介绍下,王花蕊找到一份擀面的工作。可几个月后,这家店就因经营不善倒闭了。王花蕊本想继续找工作,可她已经50多岁了,又没有什么文化,找工作谈何容易。

之前赚的钱都寄回去给张发政看病了,王花蕊连回家的车票都买不起。无奈之下,她白天在街上找工作,晚上在桥洞下过夜。

1998年12月21日,两天没吃过一口饭的王花蕊实在饿得受不了了,但她又不愿意去乞讨,便跑到菜市场,吃了一些没人要的菜叶,谁知,吃完后她就病倒了。

在桥洞下躺了两天后,12月23日,王花蕊终于勉强走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小吃摊前。为了活下去,王花蕊放下自尊,向一位顾客伸出了手:“求求你,给我一点吃的吧。”

这位好心的顾客给了她一个烧饼,王花蕊双手颤抖地捧着烧饼,缓缓地举到嘴边,刚要张口,却突然倒地不起了。好心人急忙上前查看,王花蕊早已经没了气息,她是被活活饿死的。

人们看着王花蕊花白的头发,满脸的皱纹,还有那布满老茧的双手,以为她快70岁了。可事实上王花蕊才50多岁,常年的辛勤劳作,让她快速衰老了。

单身妈妈另嫁儿子弃养(高官母亲饿死街头)

可悲的是,当得知母亲饿死在西安街头后,辛继成立马对外封锁了消息,开着高档轿车和弟弟偷偷来到西安。还没看母亲一眼,他们就火急火燎地把尸体送去火化了。

当记者闻讯赶去采访时,辛继成却拒不承认死者是自己的母亲,并表示这只是一位孤寡老人,他们是代为处理后事。

在那个网络资讯不发达的时代,这个新闻事件很快就过去了,没人知道辛继成和辛继全兄弟两的结局如何。

百善孝为先,毫无疑问,辛继成和辛继全兄弟两弃养母亲的行为是可耻的。但我从这个事件后还看到另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:“养儿防老”真的可靠吗?

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,女人在失去丈夫后,往往会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。她们砸锅卖铁、不吃不喝都要把孩子养大,希望孩子出息后,给予回报,为自己养老送终。

但事实上,“养儿防老”和“嫁人改命”一样,成立的前提是,这个“儿子”或“男人”是一个善良,有道德感的人。很显然,王花蕊的两个儿子都不是。

我老家是农村的,在那个闭塞的乡村,有太多老人穷尽一生把孩子抚养成人,到头来却被弃养的案例。

现实生活中,也有很多原本条件很优秀的女人,用多年青春陪伴一个男人成长,最后却成为下堂妻的例子。

这些被子女弃养的老人和被丈夫抛弃的女人,都有一个共性:早早把自己掏空了。

女人把自己的人脉、资源、经验甚至是财富毫不保留地分享给丈夫,最后丈夫翅膀硬了,要么对女人态度大变,要么直接把女人踢走了。

老人把土地、房子、存款都分给了子女,希望子女轮流赡养自己,但往往没有一个子女会心甘情愿地赡养老人。

我相信这世上有无条件的爱,但我更坚信人与人之间最靠谱的关系是各自独立,却又互相制衡。

不管多亲密,付出一定要有底线。父母可以把一部分财产分给子女,但一定要保证,即便子女日后一分钱都不给你,你也有能力给自己养老。

说到底,不论何时,女人都不要把自己的未来堵在男人或子女的良知上,时刻保持独立才是明智之选。

对此,你怎么看?

原创文章,作者:芳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芳华情感网

(0)
上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:13
下一篇 2022年8月24日 下午5:20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