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二战的时候,法国一些地区被纳粹占领,一位法国轰炸机飞行员接到一个特殊的轰炸任务,去轰炸一个在他家乡的纳粹军事目标。在可能消灭敌人,但同时会伤害自己亲人的情况下,如果你是这位轰炸机飞行员,你会怎么选择?今天我们会讨论这个话题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大家好,今天我们继续分享当代著名哲学家,桑德尔的哲学思想,前面我们介绍了罗尔斯的伦理道德思想,罗尔斯的思想,为个人权利和个人自由提供了一种哲学上的辩护,个人权利和自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,是独立于一切目的的,甚至是高于任何先在的道德判断的,它让个人权力和自由成为了道德判断的前提和基础,并提出了“权利优于善”。

但桑德尔提出了质疑,他说,如果我们将自己看做自由的、独立的自我,不受任何未经我们选择的道德纽带的束缚,那么我们就不能理解很多我们通常认可甚至奖励的道德和政治义务。这包括团结和忠诚的义务、历史性的记忆等等,而恰恰正是他们塑造了我们身份的、共同体的、传统的道德主张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桑德尔说,一种道德观之所以有分量,一定是放到一定社会关系中,或者说在共同体中体现出来的,而不是纯粹对独立自我的肯定和尊重。罗尔斯的思想,首先确立了个体独立的首要地位,这实际上是一种偏见。桑德尔引用了麦金泰尔的思想,人类是讲故事的存在,我们都是作为叙述性的探求者而生活着。

所有作为叙述者而存在的人,都有某种目的论的特征。换句话说,我们都是生活中一个共同体中,而不是一个孤立的个体。故事中的个体具有某种,他所追求的目的和意图,这种目的和我们自身的身份和归属感是密切相关的。我们永远都不能仅仅通过个人来寻找善或者运用各种德性。我们只有通过进入我自身所处的那些故事,或者共同体中,才能理解我们的生活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我们是某人的儿子女儿,是某人的父亲或母亲,是某人的同学或者同事,是某个社群和国家的成员等等,我们从自己的家庭、城市、部落或者国家的历史中,继承了各种各样的债务、遗产、正当的期望和义务,这些构成了我们生活中的特定成分和道德起点。

正如麦金泰尔说:“一些年轻的德国人相信,在1945年后出生就意味着,纳粹对犹太人所做的一切与他和同辈犹太人的关系,没有任何道德关联。”,我们在这种观点中看到了一种道德上的肤浅,因为它错误地假设:“自我可以脱离于其社会的和历史的角色和状态。”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关于自我和社会的关系,关于个人和共同体的关系和道德责任,桑德尔分成了三种:

第一种是自然的义务,作为在自然界存在的人,我们有一种普遍的,不需要同意的义务和责任,包括尊重地对待他人的义务,做公正的事情的义务,避免残忍的义务等等,没有人会说,只有当我向你承诺过不杀你,我才有义务不杀你。不伤害别人的义务是一种自然的义务,这种义务是不需要你同意的。

第二种是自愿的义务,这种义务是需要你同意的,是特殊的。比如我同意你使用我的电脑,你才能使用我的电脑,相反,没有经过我同意,使用我的东西是不道德的。这种义务是建立在,一个独立的人,在理性和自由的前提下,做出的“同意”而产生的“义务”。相反,如果在威逼利诱的情况下,让我同意借钱给你,这种同意是没有义务的,康德和罗尔斯的道德观是建立在这种义务基础上的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第三种义务是团结的义务,也是特殊的,是不需要同意的。这是桑德尔提出的另外一种义务,这种义务是有别于自然义务和自愿义务之外的第三种义务。比如你不需要同意,就有赡养父母的义务,比如你不需要同意,就有保护亲人的义务,有爱国的义务,有维护某个共同体的义务和责任。

假设有两个孩子快要被淹死了,而你只能救一个。一个是自己的孩子,而另一个是陌生人的孩子。正常人应该都会选择优先救自己的孩子,而不是用抛硬币的方式来决定先救谁。在这个行为里面,反应了一种共识,那就是,父母对自己孩子的幸福,具有一种特殊的责任。同样,儿女有赡养父母的义务,这种义务虽然不是自愿选择的。保护自己的小孩,照顾自己父母的义务和责任,这种道德主张是超越互惠和同意的自由主义伦理的。

在一开始,我们举了一个例子,二战的时候,一位法国轰炸机的飞行员接到一个任务,需要去轰炸一个纳粹的兵工厂,但这个兵工厂在自己的家乡。在可能消灭敌人,但同时会伤害自己亲人的情况下,他经过再三权衡之后,最终自己拒绝了这次军事行动。虽然这次轰炸对解放法国是有必然的,但是,他无法接受自己,成为一个轰炸自己家乡的人,在他看来,这在道德上是无法接受的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不仅是对自己家庭和亲人的保护有道德基础,对国家的爱,也同样具有道德基础。当我们的国家面临挑衅、同胞面临困苦的时候,我们内心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责任感,想要伸出援助之手去帮助他们。当国家获得荣誉,自己也仿佛获得了某种认可;当国家受到侵害,自己也仿佛受到挑衅;当国家受到了抹黑,自己也会感受到羞辱。比如,在外国旅游时,看到我们的同胞粗鲁行为时,他们会感到尴尬和羞愧,即使我们并不认识他们。这些对家庭成员和同胞的行为而感到骄傲和羞愧的能力,与集体责任的能力密切相关。

对家庭成员、宗族同胞的特殊责任,对朋友的忠诚、对家乡、社区和国家的拥护,在这些例子中,我们看到了自觉的团结义务,如果没有它们,我们就很难解释上面这些行为,正是团结的义务,让我们产生了这些情感情绪和行为动机。家庭和宗族是一个小的共同体,国家和民族也是一个大的共同体。我们都从属于各种共同体之中,而很自然地拥有了某种义务和责任去维护共同体的团结,就像每个家庭成员都有责任和义务维护自己家庭的声誉一样,这是一种本能的情感,也是一种团结的义务。

人在社会中有三种义务(桑德尔伦理哲学)

就像桑德尔说,如果你相信爱国主义具有一个道德基础,如果你相信我们对自己同胞们的幸福,具有特殊的责任,那么你就必须接受,在自然义务和自愿义务之外,还有第三种义务,那就是:团结的义务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芳华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芳华情感网

(0)
上一篇 2022年9月18日 下午5:18
下一篇 2022年9月20日 下午5:49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